bet36亚洲
今天是:   政协提案征集 社情民意征集 建言献策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bet36亚洲 >

县衙大门朝南开 治县安民多曲折?

    在临颍县城内东大街路北,正对南大街北口,高耸着一座鼓楼,雅称谯楼。鼓楼里就是县衙,所以人们称鼓楼前边为衙门口。
    这座鼓楼拱门下,民国时期挂着几只破靴子,上面蒙着很多尘土,据说是“清官靴”。有的县官因为清廉,爱民如子,为老百姓办了好事,或者断官司公正,清如水、明如镜,是好父母官,当他卸任时,城乡老百姓拦轿不让走,只好把他的靴子脱了,钉在鼓楼拱门洞下,作为纪念。还有送万民伞的。这些举动既表示老百姓对清官的爱戴,也代表了他们希望接任的新官也是清官廉吏。
    老县衙格局
    进入鼓楼里约 30 米处,有一座高大的影壁墙,雅称“照壤”。正面两边有一对石狮子,背面有一块横池子,镶一块木板,刻的隶字,文曰:“尔俸尔禄,民膏民脂,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”。据说是五代十国时后蜀主孟昶的题词,到北宋可能是全国统一规定县衙照壁要写这段文字,成为“官箴”,警告七品县官,如果贪赃枉法,苦害百姓就要受到上天的惩罚。
    这座照壁是贴新官上任的红告示的地方。告示文字很简单,用大红纸写上:“顷奉河南省政府第 × 号委 任 令:兹 委任 ××× 署理(或代理)临颍县县长,仰克日赴任。等因奉此,遵于 × 月 × 日接篆(印)视事,布告周知。”
    每次换县官都要贴这一张红告示,既表示是喜事,也有安民的作用。照壁上也贴其他告示,后边总是写上“实贴照壁”四字。照壁以北东侧,住有鼓乐班,两边有饭铺、茶馆。饭铺的主要作用是接待打官司的农民吃饭。茶馆主要是供应七班老总衙役们喝茶,在茶馆里喝茶的茶客都是老总,或像样的衙役。他们大多数是膘大肥胖,早上买点油馍作为点心,边吃边喝,傍晚他们也是茶馆的常客。
    衙门的围墙很高,县衙头门很高大,门上彩绘的有把门将军图像。两侧台阶上,一边放着站笼刑具,把罪人装进去,名为装站枷。进头门,院落很大,中间有一条土路,一个出厦,二门两边常贴县衙对老百姓告状的批示。外边护以木栅栏。
    再往里进,有一座石柱子牌楼,名叫“仪门”。于背处木刻三个隶字“清、慎、勤”,古朴精妙,可称上乘书法。从意义上看,是让县官一出衙就看见这三个字,触目惊心地作为“官箴”。这是封建王朝对七品县官的要求。
    再往里就是大堂了。里边正中是一个木台子,前边有台阶。俗话说县官坐大堂,实际没有坐过。只见下午有喊堂的,在大堂木台上扯着嗓子喊:“头快、二快、头壮、二壮,伺侯着……!”声音洪亮,顺着风南关的人都能听见。大堂上面和两边墙壁上挂着很多匾额,多是民国时期全县绅民给历任县官送的德政匾,四边雕刻着贴金花纹,中间是朱红底斗大金字,题写着“除暴安良”“保境安民”“公正廉明”等等。两边也有给县官立的德政碑,有重修城池碑记等。
    从大堂台东侧过去,是一个较大的院子,正中就是二堂,正是县官审问官司的地方。放着一个很长的公案桌,上面放着签筒和锡制大笔架。两边放有木制的朱红金色宋体字牌,即“临颍县正堂”和“肃静”“回避”牌,这是县官上街下乡打的仪仗。差不多每天下午,县官或承审员会在二堂上问官司,老百姓可以随便看。但是二堂以后就不准闲人随便进了,那里边是县官家眷幕僚们的住处,民国时期是县公署(政府)公务员的办公处。
二堂的西院名为“西花厅”,民国时期是政务警察队、县队、国民兵团等军官的驻所。
    大堂以外,两厢有很多低矮出厦明柱、带走廊脊坡式破旧瓦房,是十房的办公室。十房是:吏、户、礼、兵、刑、工,外加承发房、仓房、库房、户盐房。承发房住西北角,库房住大堂里东套房,礼房在东厢房南端。下余都住东西两厢房。
    东北角北屋有一座“萧曹祠”,里边敬的是萧何、曹参的塑像。萧何是汉初三杰(三杰萧何、张良、韩信)之一。萧何出身沛县县吏,类似后来县衙房里的人员。他帮助刘邦打天下,建立了西汉,他善理财,是刘邦的好后勤;曹参是他的继承人,也是县吏出身,萧何死后,曹参继承他的职务,一切照萧何的方针办事,不变更,故有“萧规曹随”之说。因此,十房敬奉县吏出身的萧何、曹参。一般县衙都有“萧曹祠”。
    再往南,二门两侧:东面是看守所,俗称班房,是暂押正在审讯尚未判决的犯人的住所;西院是监狱,是监禁判决的罪人的地方。四周是高墙,约有三丈高,墙头上堆有棘针,以防犯人越狱逃跑。西墙外,清朝时夜里有人打更巡逻,防罪犯逃跑,故名“更道墙街”。
衙门院东侧看守所以南,是七班衙役的住处。一排瓦房,前面是砖砌花墙,夏季置有茶桌,挂着百灵、画眉等鸟笼,这里是老总衙役听候呼唤差遣之所。
    东侧礼房南侧是一条过道,向东叫马号院,是饲养传送文书马匹的地方。清代县境无铁路时,有南北驿道,沿途有驿站铺舍,这里是全县的总铺舍,专养若干匹马,传送公文。到清末修通京汉铁路以后废除。据说当时马号的马一不吃草,县官就要抓官戏在马号院给马王爷唱戏,一唱几天,衙门里也给少数戏价,到民国时就无马号了。当时为了号召农民进城完粮(缴钱),每年正月元宵节城内往往唱五台戏。过罢节县衙挑一班好戏,在马号院唱官戏,一唱就是十天半月。现在县法院东边的“马号街”,就因那时离马号很近而得名。
    县衙门东边是一所庙宇,名为“土地祠”,民国十年前后曾驻地方武装巡缉队。1927 年改为民团,1938 年改为警察局和第一区署。
    1939 年县长褚怀理奉天水行营命令,征集全县民工,20 天将城墙拆除。同时利用一部分城砖把县衙周围筑了约 3 丈高的围墙,用泥土垒的,即解放后人民法院周围的院墙,很严实。围墙内总面积约 90 亩。原来城四门上的石刻门额移到县衙围墙上,东门的“宾日”镶到东边;西门的“瞻雒”镶在西边;南门的“丰阜”镶在头门西侧;北门的“拱辰”镶到北边后墙上。让后代人看到这是原来城墙上四个城门的实物见证。
县衙俗称衙门院,正式名为正堂。到民国改为县公署,积习难改,一般人仍称为衙门。直到民国十六年(1927 年)北伐胜利后,改为县政府。
    县衙的行政机构
    古代县官称为县令,清代县官称县知事,简称知县。老百姓称其为大老爷,绅士们称其为父台、县尊,衙役们称其为大老。民国初年改为县长,习惯上仍称县知事。民国十年前后书面、口语都称县长。
    旧县衙内,县知事聘有幕僚,名为刑名师爷,又名红笔师爷,管拟呈上发下的公文,等于现在的秘书,他们在衙门里只办公文,不和外界接触。账房师爷掌管县衙的财政,是县官的亲信。
    稿案:收发文件,代表县官对外交际。
    杂务:相当于现在的总务勤杂人员,负责修理衙门,支应过路官员、兵差,向城内四街地保要支差的器物,如桌椅、板凳、水缸等,常跟外界接触。
    以上是衙门内部人事机构。外面有七班十房,七班是衙役,有:头皂、二皂、头壮、二壮、头快、二快、捕班。县官出衙由衙役跟随保护;县官坐堂问官司,由他们站堂伺候、用刑;还负责叫官司户。他们无工资,主要收入靠向打官司户要传票费,名为班规,敲诈勒索无定额,视官司户穷富而定。县官对他们敲诈勒索睁只眼合只眼,不加深究。俗言“水清不养鱼,官清不养衙役”。叫官司的衙役名原差,勒索的钱回去交给老总或管账的(二老总)分配。衙役在编制的不多,正式有名的为在卯簿,一般都是额外人员。他们大都是城乡无业游民,生活无着,给老总磕头烧纸,先当一个不在编制的衙役,时间长了,办事得力,提为正额。衙役属于下九流,其子孙不能参加科考。
    十房的职责分工为:吏房管人事、民政;户房管户口、财政;礼房管祀孔、科考、文教;兵房管兵差;刑房管刑法、监狱、县官问官司落口供; 工房管治河、修桥、土木工程;户盐房管盐务;仓房管仓谷;承发房管诉讼,老百姓打官司,状子交给承发房。
    衙门里师爷拟的文稿分给十房缮写,并承办他们的主管事宜。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征收全县十四保丁地银两,俗称完粮,又称出赋差徭。各房都有书办,俗称当家的、管账的,在编制的不多,一般是略通文墨,会写算的知识分子,到房里拜师学徒,收粮及缮写,无工资,他们的生活费是收粮时毫厘捐分。如某户有地二十四亩六分八厘,按每三十二亩地完一两银子,应完七钱九分五厘五毫,毫厘捐分,按八钱征收,多收的,归房里人员享用。
    1927 年北伐以后,冯玉祥当河南省主席时,实行县政改革,七班取消,成立政务警察队,负责治安;十房取消,成立出赋经征处,负责征粮,成立书记处,负责缮写公文。
    清代县衙里的师爷,到民国县公署内改为第一科管民政,第l927 年 ) 北伐胜利 二科管财政,设有科长、科员。民国十六年 (1935 年 ) 县政府内又增 后,县公署改称县政府。民国二十四年 (加第三科,管修路、治河、造林等建设事宜。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,抗战开始以后县政府先增加兵役科员,后因兵役任务繁重改为军事科,完粮由交钱改为征收粮食后又设粮政科。
    民国二十八年(1939 年)裁局设科,县政府合署办公。县政府扩大机构,内设:县长、秘书;下设:民政、财政、建设、教育、军事、粮政等科,司法承审,军法承审,还有会计室,合作室,书记处(缮写公文),直到 1944 年沦陷。
    1945 年光复后,除以上科室外,又增加社会科,管农会、商会、妇女会、宗教等民众团体。l947 年 12 月 13 日县城解放,国民党县政府在人民武装打击下,彻底瓦解。